清华大学新增“游戏专业”学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玩游戏了?

近日,多地高考分数线已出,选志愿这件事也开始提上日程。高考后专业的填报,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为家庭矛盾的导火索。

你曾见过孩子考后“放飞自我”,日夜颠倒地沉迷于各种游戏。但如果有一天孩子一脸严肃地跟你说大学想选“游戏专业”,你会允许么?

“孩子平时玩游戏停不下来就已经让人心烦了,现在还要将此作为大学学业?这不是把孩子往坑里带么……”

啊哈君很能理解家长们的这种心情,毕竟在大部分人眼中游戏是一种浪费孩子时间、影响他们学习的“娱乐活动”。

最近,关于电竞的一则话题也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中国电竞行业人才缺口达50万#!

在相关话题上热搜的同时,微博上的一个投票,反映了微博用户群体对电竞职业的积极看法。在这个名为“你看好职业电竞发展前景吗?”的投票中,有4.7万人参与其中,明确看好的有2.7万人。

1990年任天堂在全美29个城市举办了游戏比赛,此次比赛被认为是历史上第一次正式电竞赛事。

此后,随着全球电竞事业的发展,电竞越来越受到主流认可,电竞热潮逐步席卷全球。

2017年电竞正式被国际奥委会认可为是一项“运动”。在2018的平昌冬奥会中,《星际争霸2》EM大赛表演赛打响,这是电竞第一次与奥运会产生关联。

去年,国家发改委、国家体育总局发文支持电竞的发展,教育部将“电竞运动”列为增补专业。

同年4月,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两个电竞新职业。

前不久,教育部明晰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指标:打电竞、开网店、自媒体属于就业。

从“洪水猛兽”到“新兴产业”,本世纪大众对电竞的认知几经变迁。教育部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也能代表大众的态度。

在过去十年中,腾讯一直是中国电竞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更是重要的推动者。

国内的游戏公司中,腾讯无疑可以算是一大霸主,多项爆款游戏赚的盆满钵满,每年都要传出员工年终奖几百万的新闻。

前段时间,由腾讯游戏发起成立的腾讯游戏学院与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建了一项互动媒体设计与技术中心及专业。

该专业由清华老师和腾讯游戏的专家共同设计开发,还邀请到了南加州大学互动媒体专业设计师和名誉创始人,《游戏设计梦工厂》的作者特蕾西·富勒顿教授作为咨询合作负责人。

在这里,不仅可以系统地学习到游戏设计、游戏开发、游戏引擎、游戏制作工作坊及媒体研究工作坊等课程,还能看到游戏行业的前景,明晰自己在行业内的发展方向。

连清华这样的高等学府都开始把互动媒体专业(培养游戏制作人/策划)当成一门严肃学科来对待了,看来社会对游戏的偏见,一定会被逐步打破。

除了清华以外,腾讯在近几年和国内外二十三所高校开展了一系列合作,推动游戏教育的专业化发展和学科建设。

腾讯游戏学院还推出了“花火计划”,通过系统性的专业化学习、赛事及游戏创作与孵化机制,为青年游戏人及创新产品提供专家指导、作品打磨、上线发行等方面的扶持。

现在的电竞,早已脱离了传统的游戏范畴,不仅登台变身大学专业,在有些地方还可以为你赢得奖学金!

早在2014年,国外一些大学就开办了电竞类奖学金计划,在2015一年时间内,总共有35 位《英雄联盟》校队成员成功获得奖学金。

在国内,顶级学府清华大学也在2016年效仿国外大学的做法,针对清华大学学生设立电竞奖学金。

其实近几年,很多大学都增加了“游戏”专业——互动媒体设计与技术专业,我国第一个“游戏学”硕士也将在2022年毕业。

之前,关于电竞选手或者从业者与家长之间的斗争故事,我们听过不少,但大多数以年轻人的胜利为结局。

《炉石传说》女选手狮酱曾被她作为律师的父亲极力反对,但她用成绩以及随之而来的奖金证明了自己,也给自己追逐电竞梦想带来了底气;

电竞主播呆妹当主播之初曾被父亲威胁“再当主播就别回家了”,但最终她的父亲回到了她的直播间开了“公爵”,且刷下了数枚“火箭”。

一方面,这些从业者确实足够优秀,证明了自己是万中无一的电竞人才。另一方面,在“和自己孩子较量”这件事上,鲜有父母能够获胜。

然而,那些并不是明星选手或者大主播的从业者,他们的家长就分成了多个阵营。

有的因为相信自己孩子的选择,开始慢慢了解电竞产业,随后对产业前景有了认可度。WE主场解说赵松琪表示,自己的家长一开始只是全力支持自己喜欢的事业,直到后来了解了电竞产业之后,便开始真的认可了她的从业选择。

有的家长则是只要孩子有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的本事就行,做什么行业他们不干涉。

“做电竞也好,修电脑也好,只要他能人格独立、经济独立,上不违反道德底线,下不触碰法律法规,我就没什么可反对的。但你要说我多懂他每天在干嘛,我也不明白,我就知道他挺忙的,而且在公司打游戏也不会被领导批评。”

这位“60后”家长的反馈,或许能够代表很多如今电竞从业者(多为80后90后)的家长的看法。

当然,也有个例因为父母极力反对,要求孩子离开电竞行业。98年的小豪坦言道:

“爸妈看我天天打游戏看不下去了,给我找了个工作,其实我做电竞视频剪辑赚得并不比工作少。”

80后90后们也已经或者即将成为家长,他们对待不同职业的态度就开放了很多。

这些“年轻一代的家长”或者“准家长”对于孩子选择电竞行业的态度,就变成了这种画风——

“打职业需要天赋,所以这个我强求不来。但如果只是做衍生产业的从业者,我觉得是可行的。”“他做什么我都支持,只要是他真心喜欢的就行。”“我不会刻意引导他一定要进入电竞行业继承衣钵,但如果想来,我完全接受。”

在询问了数位电竞从业者和非电竞从业者之后,这些年轻一代对下一代的择业,似乎并不想过多干涉。

个人的成就扭转了某个家长对电竞行业的看法,时代的更迭和认知的变化,则让这一扭转的主体从个体变成了群体。

当然,越来越多的游戏爱好者开始投入电竞行业,除了看好电子竞技市场的发展潜力和影响力,不乏有人被职业电竞选手的收入所吸引。

据相关数据,目前我国电竞市场规模已超千亿,用户规模接近5亿,国内热门电竞赛事超过500项,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超过5000家。

虽然入行工资低,但只要能参加职业比赛,薪水会以10倍、20倍的速度上涨。一位数据分析师透露,目前电竞从业者超过44万人,平均月薪超过1.1万元。

《守望先锋》联赛的年薪是5万美元至25万美元,这只是底薪,还不包括比赛胜利以后的奖金。王者荣耀职业选手猫神1500万的天价转会费,网传的骚白2亿签约费….. 高到让人咋舌!

基于以上信息,如果换种情景,作为一个“超级赚钱”的行业,如果自己的孩子毕业后能收到一份大型游戏公司的offer,家长是否赞成孩子选择该专业呢?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