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酒店岂能成为“多不管酒店”

“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最高人民检察院通报8起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监督专项行动典型案例,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一起新业态监管治理案被列入其中。该案也是全国首例电竞酒店违规接纳未成年人提供上网服务民事公益诉讼案。作为一种新业态,电竞酒店因兼具上网和住宿的双重功能,备受年轻人青睐。问题也随之而来:电竞酒店到底是酒店,还是属于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由此也产生了行业标准、执法部门界定和归责等方面的诸多待解问题。(6月2日《工人日报》)

乍看是酒店,细看是网吧。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电竞酒店达1.5万家。与之对应的是仍处于野蛮生长期的电竞酒店,缺乏行业统一标准,进入门槛较低。揆诸现实,不少地方对电竞酒店监管缺位,一些电竞酒店只有旅馆营业执照,没有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一些电竞酒店则纯属“黑旅馆”。处在监管模糊地带的电竞酒店容易滋生安全隐患,为侵犯未成年人权益提供土壤,同时扰乱市场秩序。

经营网吧需要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且向未成年人紧闭“大门”。《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酒吧、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场所的经营者,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而经营旅馆则需要取得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并对未成年人承担必要的查验、报告责任。

令人担忧的是,一些地方的电竞酒店的消费者多为未成年人。从旅馆服务的角度看,经营者未严格履行法定查验、报告义务,任由未成年人轻松入住;从上网服务的角度看,经营者未将未成年人拒之门外。电竞酒店的房间具有私密性,未成年人在电竞酒店扎堆玩游戏,甚至多人混居、男女混居,容易出现吸烟、酗酒、不限时玩网络游戏等危及身心健康的隐患。

电竞酒店具有旅馆服务和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双重经营属性,属于市场新业态。无论是从规范市场主体经营行为、维护市场秩序的目的出发,还是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目的出发,都需要对电竞酒店进行全面、高效的监管,消除监管盲区。相关监管部门不能因为电竞酒店监管的复杂性、模糊性等而选择观望,甚至推诿责任,任由电竞酒店成为“多不管酒店”。各监管部门应厘清职责,确定电竞酒店的准入条件和经营标准,实现对电竞酒店经营行为监管的全覆盖,才能促进电竞酒店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维护好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