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疫情下的上海电竞人:见证新兴行业的抗压能力

  这是中国电竞战队实力的体现,而透过眼前的赛场烽火,我们同样看到了一个行业、一座城市的抗压力。

  随着城市生活和工作全面恢复,4支WRL代表队又得以在第一时间顺利完成护照签证,从而实现了中国电竞在2022年上半年的第一次海外远征。

  “恢复后的第一天,我们就前往上海出入境中心,着手办理签证等出国相关事宜,只用了5天时间,所有的手续全部办妥……”

  从腾竞体育新游戏电竞总负责人Eric的言语中,你明显能够听出兴奋。陪伴WRL一路走来,Eric深知整个上半年的不易。

  因为疫情影响,WRL的首届职业联赛无法在线下举行,此前筹划的全部线下方案也被一并推翻,但整个团队还是通过线上技术手段,将赛事如期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

  整整58天里,比赛没有出现过一天的暂停或者延期,与此同时,在政府防疫相关规定的引导下,整个WRL联盟和下属俱乐部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如果说WRL职业联赛的成功举办让Eric心里的第一块石头落了地,那么出征全球冠军杯更是他与整个团队的心之所向。

  他对澎湃新闻记者直言不讳,“英雄联盟手游是一个新项目,ICONS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全球赛事,希望看到我们的选手能在世界舞台上展现中国当代年轻人的风采。”

  此前,受困于疫情,LPL战队未能现身韩国,只能在上海的基地中隔空完成季中杯的赛事——正因为如此,当WRL战队顺利开拔新加坡时,Eric有感而发,“上海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让人印象深刻,我们感谢整个城市在疫情后的迅速恢复。”

  对于全球冠军杯,我们的教练和选手们也心心念念,在采访中他们透露,早在WRL开赛之际,大家就已经想着6月份的 ICONS了,“一直期待现场比赛的气氛,既然选择了职业选手这条路,谁不想在世界赛中为国争光呢?”

  此番WRL派出了一支包括双语主持、拍摄人员在内的内容制作团队奔赴第一线,将选手们比赛和生活的片段一并收录,第一时间传回国内。

  与之相应的是,后方演播室更呈现出大阵仗。Eric透露:“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已全部就位,就以赛事主持和解说来看,疫情期间,总共只有3个人在坚持,现在采取轮班制度,每天4人,每天轮换,总共有20多位主持和解说来对接这块工作。”

  事实上,除了这些台前的工作人员外,所有幕后的内容制作团队也全部到岗,总计达到了近40人,比疫情期间多出了1/3。

  在JDG京东电子竞技俱乐部CEO叶靖波眼中,虽然电竞具有与生俱来的线上基因,可以在非常时期以线上比赛的形式来完赛,但很多工作还是会受到影响,其中最主要的一环来自于品牌运营和商业推广。

  “线上比赛,战队无法在现场和粉丝互动。此外,选手入场和场馆画面缺失了,品牌的露出也相应减少。而我们的自有品牌JPLAYER所覆盖的IP衍生产品除了传统的3C大类外,还包含电竞生活、电竞吃喝方面。”

  “供应链上的一些工厂三四月存在停工现象,导致我们的部分产品没能按时交付……”

  叶靖波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记得LPL春季赛常规赛倒数第二场,突然就收到消息,主教练Homme居住的小区封控,无法来基地参与比赛安排,我们只能临时安排副教练及助教全权负责赛前准备、BP和临场的应变……”

  调整来得太过突然,彼时俱乐部上下的焦虑可想而知,尤其是教练团队生怕出错,但最终他们还是挺了过来。

  眼下,这一系列工作全部实现恢复,据叶靖波介绍,JDG受到较大影响的线下超级主场项目正在推进建设工期,未来这里不仅仅是选手训练的大本营和传统的赛事看台,也将成为贯通电竞IP内容与线下数字体验的娱乐枢纽,并引入多种娱乐与游戏的黑科技体验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几年中,上海一直在积极打造全球电竞之都——去年12月份,上海市电竞协会和毕马威咨询联合发布的《全球著名电竞城市排名报告》中,洛杉矶、上海与首尔名列前三。

  “就拿我们得到的反馈来说,各个合作伙伴对于疫情期间WRL赛区的反应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感谢我们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奉献优质的赛事组织与呈现,感谢WRL赛区能够最终参加全球冠军杯……”

  “上海这座城市能够在非常时期继续为赛事保驾护航,对于全球电竞行业而言,我们电竞之都的名片效应恰恰进一步得到了体现。”Eric说。

  无独有偶,不仅仅是WRL,LPL春季赛此前也在线上顺利完赛,RNG甚至在线卫冕了季中杯冠军,彼时腾竞体育CEO金亦波也直言不讳:“我们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电竞的办赛能力,也让他们看到了中国在抗疫期间能够做到些什么。”

  7月3日,首届英雄联盟手游二级职业积分巡回赛升降级赛落下帷幕。最终,此前的二级职业战队LD、BLG、ST成功保级,全国联赛WRN总冠军YZG成功获得二级职业俱乐部资格。

  该项赛事是英雄联盟手游大众赛与职业赛之间的一个桥梁,将为非职业俱乐部提供进阶的通道。

  除了线上赛继续有条不紊地进行,Eric强调,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电竞的赛事和活动还是需要走到线下。

  目前WRL已经就旗下赛事与各地进行了对接,讨论今后将赛事落地到全国不同城市的可能性,来进一步扩大项目的影响力。此外,计划中的校园行活动也在推进中。

  “原本四五月份要进入全国包括中国传媒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体育学院在内的许多高校,现在我们考虑在八九月份学生返校后继续推进这一工作……”

  “主要是为了帮助我们的赛事选拔主持和解说,也为高校电竞人才培养创造一个优质的后续发展平台。”

  很显然,疫情并没有让电竞行业进入低谷,相反,经受住考验的从业者们比以往更有信心也更有担当。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