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电话门”是中国足球的照妖镜

世界杯早就结束了,但有关意大利足球的故事却一直没有完结。“电话门”!假球!处罚!上诉!享受着世界冠军荣誉的意大利足球如今每天都是一团乱麻。但这团乱麻很快就会被择出头绪:尤文图斯正式对降级处罚以及剥夺球队两次联赛冠军的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与此同时,拉齐奥、佛罗伦萨和AC米兰也证实他们同样会对一审处罚结果进行上诉。而申诉委员会主席桑杜利已经表态,意大利当地时间本周六上午9时,体育法庭将开庭进行二审。

如果以掀起了惊涛骇浪的意大利足球做一面镜子,中国足球能照出自己的面貌吗?

意甲“电话门事件”源起一盘电话录音带,电话线一端是原尤文图斯总经理莫吉,另一端是原意大利足协裁判指派员帕伊雷托。自此事被《米兰体育报》披露后不到两个半月,意大利足球队夺得了大力神杯。即便如此,对于为国家队贡献了13名球员的4家“涉案”俱乐部,意大利体育法庭仍然毫不留情作出了最严厉的初审判决。

中国足坛也曾有过一盘录音带。1998年甲B联赛,陕西国力队和云南红塔队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贾秀全一声“3号隋波”,引出了对手涉嫌收买本队球员的一场风波。131天后,中国足协宣布此事子虚乌有,在风波中最受关注的证据——一盘录音带也就此销声匿迹。

当然,比录音带更重要的是,在意大利假球丑闻处理过程当中,没有任何受罚者或相关部门,企图用夺得世界冠军当做捂住丑闻的“锅盖”。

而4年前,中国足球队终于首次打进世界杯决赛阶段,从球迷到球员再到足球的管理者,无不为这一振奋人心的辉煌成就所鼓舞,没人愿意在欢声笑语中揭开盖子去看看已经变质的中国足球。那就是在中国队圆梦世界杯的前一天,“甲B五鼠”明目张胆地制造假球。事后,在中国足协开出的罚单中,俱乐部遭受处罚最重的是最不具利害关系、实力和背景最弱的四川绵阳,个人受到处罚的只是上场踢球的球员和场下的教练,而真正有能力策划假球的密谋者,比如俱乐部拥有者或负责人、有关地方体育局甚至足协官员都得以“逍遥法外”,这样软弱无力的打假早被世界杯的光环掩盖了。

意大利体育法庭的判决毫不留情:除了4个俱乐部外,俱乐部主要官员,意大利足协主席、副主席,裁判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等期限不等地不得参与足球事务。况且“电话门”只是一个导火索,即使引咎辞职和黯然离去都无法洗脱罪名,意大利体育法庭没有放过尤文图斯俱乐部直接责任人,也没有放过裁判委员会的负责人和裁判,更没有放过已辞职的意大利足协原正、副掌门人。

原意大利足协主席卡拉罗、副主席马齐尼双双辞职仍不能平息“电话门”事件,而我们的足球丑闻经过“假打”后,足协领导或稳坐其位,或半升半调动官运仍旧亨通。这让人不得不对“假打”背后的原因加以思索,是担心触及大佬级俱乐部所引起的动荡会导致自己失去了官位?或是害怕大佬级俱乐部身后的神秘人物拍案而起影响官运?亦或是害怕足协内部的那些不干净的人和事被曝光殃及仕途?

再回想当年,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自杀”式揭黑终于使司法介入了足球圈。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除了“最老实”的龚建平受到法律制裁,其他裁判无一牵连,随后给诸多与“黑哨”有染的俱乐部开出一纸毫无分量的罚单,而中国足协从领导层到管理裁判的裁委会、管理处罚的纪委会没有谁担负责任,也没有谁被迫辞职——大家每天正常上班下班,中国足球继续运转。如此草草处理了事,让“杀无赦,斩立决”的豪言成为中国足坛最大的笑谈之一。

那么中国足球能不能像意大利足球一样做一次彻底的手术,割去脓疮,期待新生?

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研究中心研究院张笑世说:“几年之内,我们很难作出意大利体育法庭这样振奋人心的判决,这甚至不能完全归咎于足协。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的《体育法》不健全、滞后以及操作性不强,才使得中国足球在堕落的时候,我们无力制止。”

“我们从意大利体育法庭的审理程序看,首先,他们承认了证据——中国足球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找不到证据——那盘窃听得来的录音带。窃听是经过司法机关允许的,是在司法介入调查之后取得的。这在中国是很难操作的。我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当年中国足球渝沈之战有问题,但足协说没有证据,无法处理。”

据记者了解,数十年前,欧洲各国联赛通用的认定假球的方法,就是专家组通过反复观看录像讨论确认,根本无需证据,只是后来欧洲各国司法部门纷纷立法确定如何界定假球,这种专家认定的办法才算消失。

“另外,这次意大利处理假球案,就是按商业犯罪来处理,完全不像我们处理龚建平那样,我们是把足协当行政机关,人家当商业团体。这就牵扯到我们足协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否则不利于推动体育法规的发展。”

张笑世认为,这次意大利处理足球丑闻的严厉程度,也让他觉得很有研究价值。比如,负责审判的体育法庭,几乎完全独立于体育部门,这样处理问题就会相对果断、公正,尽量避免行政干扰。而中国体育法庭的建立,现在还只停留在一个很简单的设想阶段。

“现在国家体育总局正在修订体育法,我们希望一部尽量完善的法律,能对中国足球或者中国体育的发展有所约束、有所帮助。”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